tokikikikikikikiki。

是改名狂魔!【不要转载·画丑慎fo】
墙头多,啥都画,轻点打我…
凹凸/原创/以撒/刀剑神域/元骑
雷安推,原(ren)创(she)狗
■坑多坑杂,被刷屏可以屏蔽推荐!■
我是太太们的人形自走打call机
不会画画,就一小透明,大概是个废头(to)壳(ki)
挖坟日lof…如果你不嫌弃我画丑,又很想很想日,就日吧没关系哒
对象是全宇宙最可爱的Rio
打算一起搞事的搭档@开灰心
扩列走2129821652,欢迎

…啊对了。
我爱你们

雷安 两端 (1)

哇!!!出惹(*/∇\*)!!!!!!激动
是之前滴天使恶魔趴哦!!!!江流哥竟然愿意帮我填坑激动急了!!!!!抱抱ta!!!!!!!!!我们是wto!(buni

设定在这里

和这次更新的内容没啥关系不过可以算是以后剧情的剧透的…一个这个paro的摸鱼条漫!

也和这次更新的内容没啥关系不过可以当甜饼吃的这个paro的一个摸鱼!公主抱那个(*/∇\*)!

War hell:

出道了。  我们是WTO组合! @是toki哦!

是tt的天使雷和恶魔安的设定,具体你们可以去翻tt博客,我这里是手机贴不了链接,抱歉。

以及是第一章可能有人看不太懂吧,但你们可以做阅读理解,我可以告诉你们是三个时间段。
第二章会解释第一章的所有坑,到时候你们可以看看阅读理解做对没有呀。
猜对的私信QQ或者微信给我,给你一个五块二毛红包啊。
好了不多bb了,我们看文吧。












《两端。》

1

尘土扬了满天,几近是看什么都不真切,只是略略瞧见一抹紫,就叫你沉沦其中不知今夕何夕了。可究竟是怎样的紫色,才是这般样子的呢?我告诉你,这是雷狮的紫色呀。

蕴着大海星辰的颜色。

每每到夜晚,天气好时星星就格外亮。这时候雷狮就会翻上小镇城墙,手枕着后脑勺半躺着看星星,然后那夜幕星河统统进了他眼睛,你只略略瞧上一眼,便要陷进去再出不来了呀。

甚至安迷修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就沦陷在这双眼、这颜色里了。

他时常想,这样算不算对呢?

他叛了骑士道爱上了于他而言“敌对”的存在,即使他们同为小镇的守卫,所做工作、目标皆同。
可他也没有背叛——
勇于面对强者,以及,对爱忠贞不渝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」




雷狮确是强者。

有时甚至安迷修还没看见雷狮,就感觉到他的存在——

狂、傲,无惧无畏。

每到这时呀,安迷修就想。这样的一个人,是怎样成为凹凸小镇的守卫的呢?——明是天使所管辖的地区,他却更像恶魔,张开翅膀亮出獠牙,毫不留情地就让所有人沉溺地狱深处,心甘情愿地。
雷狮总是扛着那比他自己还要高出一截的锤,隐约能见细密电流攀附其上。若是碰一下,指不定会被电成甚么样子呢!而那电流是紫色,同雷狮眼睛一般的紫色,美丽,但危险。

非常危险。

作为小镇守卫,有人闹事必须出面阻止。这个时候,雷狮就常常把锤往地上一掷,稳当当插入泥土,眯着那双好看的眼,说:“你好像很厉害?敢跟本大爷比比吗?”然后把人揍得鼻青脸肿直直求饶,磕三五下头保证不再闹事。




安迷修不知道雷狮戾气为什么这么大,但他从没问过。

他知道他是一个极端,雷狮是与他相对的另一个极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"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."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」

可极端依旧爱上了另一个极端。

喜欢雷狮那一双会讲话的眼,喜欢他战斗时的身姿, 喜欢他在自己跟前耍无赖,喜欢他翻上城墙静静看天,喜欢他。
不,安迷修想,自己对他的感情绝不是喜欢。

那是什么呢?

安迷修又想,约莫是爱吧。
始于喜欢,不止喜欢的爱。


然后安迷修望了眼雷狮,对他露出一个笑。雷狮略冰凉的手抚上额头,触感十分明显:“没发烧啊?怎么这么傻。”
“…去死吧恶党!”
安迷修突然觉得他爱上雷狮是个错误,暴躁的瞬间错过了雷狮通红的脸和耳根,以及悄声说地那句:

“…还挺好看的。”

迅速调整好表情的雷狮摸了摸安迷修的发,拍拍他脑袋。雷狮拾起被他放在地上的锤,留给安迷修一个背影。

“再见,白痴。”
“下次再对我笑一回吧。”

这次换成安迷修脸色爆红。


“…好。”



安迷修听见自己这样说。

雷狮已经走远了呀,安迷修瞧着他走的方向。

起风了。

风吹起安迷修衬衫的衣摆,也吹着两个人的心。

那两个心照不宣的人啊。


“安迷修,下雨了啊。”
雷狮扛着他的锤,胡乱用袖子抹了抹脸上的血迹、漫天飞扬的尘土,以及落下的雨滴。

雨下的很大。
雨点敲在窗上,发出哒哒的声响,吵得人心烦。
雷狮看了眼安迷修:
“还能行吗?”

“能。”
安迷修擦把脸,伸手抓了雷狮的背心领口把他扯到自己面前,踮起脚尖亲吻他的额头。雷狮愣了一下,然后仰起头去咬安迷修的喉结。

“雷狮,他们来了。”
安迷修站起来,拍拍衣服上的灰尘。

雷狮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凶狠,他握在锤上的手甚至能够看得见青筋。

“刚才不打你们是因为在镇子里不好动手,现在可不一样了啊!”
“你们这群…会飞的…鸟人!”

他是尽了全力挥出那一锤的,带着电与雷。
惊雷炸响,紫颜色的电飞速蔓延。
他看见那群“鸟人”慌忙抵挡,嗤嗤地笑了起来,像个疯子。

安迷修拿起他的双剑——蓝色的凝晶,黄色的流焱。
一边是冰,一边是火。

“你知道冰与火放在一起会怎么样吗。”

安迷修没有回答,只是举起了剑。
下一秒,风暴降临。
灰绿的飓风打着旋儿混在一起,像龙卷风,但又不是。
它然后毫无预兆地崩裂,分解成一滴滴的水,化作盾,化作牢笼,把他们死死困在其中。
——等待被同化。

“雷狮,下雨了啊。”

安迷修说。

“…下雨了啊。”

   
© tokikikikikikikiki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1)
热度(34)
  1. tokikikikikikikiki。War hell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哇!!!出惹(*/∇\*)!!!!!!激动